感恩母爱|昌邑一中高一2部母亲节征文获奖作品展示(三)

日期:2019年08月27日     

    母亲节来临之际,我部开展了“感念母恩,回报母爱”主题的的母亲节征文活动,并向全体学生发出倡议,鼓励他们用征文写作的方式,表达对父母养育之恩的感激之情。发出倡议后,全体师生积极行动,短短三天之内,共收到“感念母恩,回报母爱”为主题的作文800余篇,这些文章或回忆了成长过程中感动自身的点滴往事;或抒写父母的辛勤劳作,平凡人生;或写出了父母对儿女无怨无悔无私的爱;也有学生表达了对父母的愧疚与理解。经评审组老师们的认真筛选评定,最终评出特等奖2篇,一、二、三等奖各10篇、15篇、20篇。篇篇文章都包含着人世间至真至纯的亲情,让老师们深受感动,看到了学生们的拳拳赤子心,更加认识到为人师的价值所在;学生们通过这样一个平台多了一次了解父母、感恩父母的机会,对他们孝敬父母、担当家庭责任、奉献社会也是一次很好的教育机会。

我是你的手臂

高一2部25班 姜玫伶

“等到有一天你慢慢长大,也许我的枝干早已干枯。”

“我会在你身旁把你搀扶,就像当初,你带着我,走出人生第一步。”

                                                       ——题记

    夜微凉,沉寂,风吹过,侵入柔软心底。岁月悠悠,看朱成碧,原来转眼间,母亲已陪我度过人生十七载光阴。

   “我是你的手臂,你是我的掌心。”耳畔响起年少时母亲的低声耳语,眼前浮现的,却是长大后的暑假前,母亲蹒跚的背影。

    又是一年两度的放假日,七月份的酷暑天气早已把树叶打蔫,空气中浮动的热让人头晕目眩,我站在窗台旁迎风处,看着母亲利落地收拾我的行李,将铺盖卷起打包。

   “爸爸去开车了,东西这么多可能要搬两次。”母亲抬手擦掉即将滴落的汗珠,试探地开口问道。空气的热度不断搅动着人的心绪。“搬两次?”我烦躁地开口,“车离宿舍那么远,搬两次会热死人的!”“可是一次搬不过来啊……”母亲还想说什么,却被我粗暴地打断,“我们两个人,每个人多拿点不就成了吗?别废话了快走吧,这鬼地方热死了……”我一边嘟囔着一边提起一半的东西出了门,母亲没再说什么,默默地扛起了铺盖卷,又拿上剩下的东西跟在了我的身后。

    将至正午,烈日毫不留情地在人的头顶曝晒着,地面上也散出股股热流。甬道两旁的树荫小得可怜,树上的蝉倒是径自叫得欢快,而这蝉鸣对于已热的乏力的我来说更如魔音灌耳,让人更加烦躁,也更加疲累。脚步渐渐慢了下来。不知何时走到我前面的母亲似是感受到了我的迟滞,不时回头看看我,步伐渐渐放缓了。本就不短的路在酷暑之下显得愈发漫长。我埋头默默走着,已是热得连句抱怨的话都懒得说了。

    不知何时,手上忽的一轻,我抬头,母亲已从我手中结果一个看起来不大的提包,继续往前走着。少了一个包袱,我顿觉轻快了不少。终于走到车旁,我卸下手中的东西,手臂一阵酸痛,便上车坐着轻轻揉着。不经意间望向前座的母亲,发现母亲也在用手揉着手臂,而她手揉的地方——我心中一颤,那是一道紫红^*的勒痕,狰狞可怖。那些小的细节就这么被放大,放大——母亲停下脚步,走到我跟前,看了看,然后伸手拿过我手中一个看似不大的提包,我顿觉一轻。而那提包,不正是满满的一袋书,最沉重的一袋书吗?眼中泛起泪光,心里无声激荡。

    “妈—”我轻声唤着前座的母亲。“怎么了?”母亲问,悄悄把勒红的手臂放到身后。“没事。”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耳畔响起幼时母亲的耳语“我是你的手臂,你是我的掌心。”手臂,遮风挡雨,扛负重担,总是伤痕累累;而掌心,是手中最柔软的地方,总是被细心呵护着。可是我在长大,母亲也在变老。脑海中浮现母亲扛着行李蹒跚的背影。手臂渐渐年迈,掌心却已成熟,那么,就换我来做你的手臂,你来做我的掌心。

     我是你的手臂,你是我的掌心。

                                 (指导教师:孟花萍)

高一2部25班 姜玫伶

此爱绵绵无绝期

     高一二部 38班  李嘉仪

    生命像一条平静的河流,带着琐碎的爱恋与牵绊,缓缓流过,只是这样……

                                                    ——席慕蓉

   人生如梦,韶华似水。回首,时间的年轮已绕转十七载,那些已经消逝的时光,总是如水晶般清澈透明,它倒映着两个相似的身影,是你,是我。

    孩提时代,我总任性的粘着你,听你讲童话故事,也时常浅吟低唱简单的歌谣,那时牙牙学语的我总是“咯咯咯”地笑,笑着笑着就倦了,安心的睡进你的臂弯。那时的你,面若桃花,秀发乌黑,脊梁挺直,不显憔悴。全然不似如今这为我操劳大半辈子饱经风霜的模样。

    渐渐长大,不知是否是青春期的心理作用,我总是与你期望的好女儿、好学生的形象相差甚远。在我身上似乎烙印着“叛逆”两个字,脾气渐渐变得古怪多疑,行为过于极端,为人处世也不尽人意……在学习方面,“数理化”三座大山始终阻挡着我,无法翻越。偏科的现象直压的我喘不过气来。于是,那时的我曾一度认为人生的基调阴暗朦胧。我旋转在自己的旅程里,无数尘埃被扬起。当初的那星点光亮,如今更加微弱。我们仍固执的不回头、不回头。仿佛,一转身,整个世界就会轰然倒塌。

    直到,放下自己的倔强,我转身看向身后。

    一片光明。

    泪,模糊了眼眶。只需一个转身就能接住你手中的明灯,我却去追随那若有若无的光亮。

    现在的我,站在青春的交叉路口。我开始褪去稚嫩的外衣,换上坚硬的盔甲;也开始小大人般的明辨是非,憧憬着未来的方向,终于这奋斗的旅程;也开始心疼你的心疼,一天天,一点点感受你给我的爱。谁的青春不迷茫,还好有你在身旁。

    一杯香醇的奶茶,一份可口的点心,一个鼓励的眼神,一抹淡然的微笑,一个大大的拥抱,一句劝诫的忠告,一次彻夜的长谈,夏日的冰饮,寒冬的暖炉,夸赞我时的欣慰,教育我时的严厉……这些都是你给我的爱,浓郁悠长,撼动我心。

    你就住在我心里,怎么形容好呢?像荒漠开出花朵,荒地生出新芽。原谅我的指头在颤抖,是我将黑笔当作你的手。你想要的想做的我比谁都了解,付出的一切都历历在目,其中的辛酸全都一人苦撑,就像幼时所说的“我是妈妈的小棉袄”一样,女儿将不再只在你的翅膀下躲闪,我会不断幻化出羽翼,庇护你的余生,守护你这只最美丽的白鸟。

    妈妈,对不起,我爱你。

    拥有你便如同拥有整个世界,幸福的琼浆汩汩而出。天长地久有时尽,此爱绵绵无绝期。

                    (指导教师   韩娟娟)


皲裂的脚

高一2部31班 朱文奎

    感恩节,一年一度,而感恩却贯穿人的一生。人之一生经历了无数的教育,从父母到幼师到大学教授,每个老师都在强调着感恩,孝敬老人是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感恩是孝敬的基层建筑。

    我长大了,母亲老了。

    每次大休回家,经常陪母亲早起散步,去田野里呼吸一下新鲜空气,远远地看到在田野中忙碌的农民,伴着朝阳辛勤耕耘。吃完早饭,我偶尔也会帮妈妈去田里干活。

    春夏之交,正是梨枣树发芽、开花的季节,远看枣田一片棕黄又掺杂着一点点的绿^*,枣林中妈妈的身影像水中的鱼儿,在一片棕黄而又掺杂着绿^*的田里低头抬头,左转转右走走。走近了,看见妈妈正在修剪枝芽,她用树枝剪刀小心翼翼的剪掉部分顶芽,留住侧芽,从上到下,仔仔细细。一抬眼,看见妈妈头上几根银丝在阳光下泛着光,那被阳光晒得黝黑的皮肤不住地滴着汗,脚上那双布鞋已被泥土浸成黄^*,母亲体重较重,那双脚仿佛深深地扎在泥土里。一年四季,母亲都这样每天都站在田地里干活,冬有严寒,夏有酷暑,但那双本来鲜嫩的双脚饱经冷、热、干燥的折磨已变得皲裂。

    一天的劳动结束了,晚上到家,我主动做了晚饭,妈妈换下衣服,见我已经开始做饭了,母亲扭着脸,背过身,抬手抹了抹,轻轻说“儿子长大了”。

    吃完饭后,我不经意转身,妈妈那身劳累的筋骨早已半躺在沙发上,我收拾起饭桌,拿出泡脚的木桶,放在水龙头下,打开水龙头,放上小半桶凉水,然后再将太阳能热水器的水龙头打开,将管内凉水放尽,直到热水流出,再将木桶放到水龙头下,我将手伸进水里不停着搅拌着,大约三十到四十度时,关上水龙头,将木桶端到母亲面前:“妈!泡泡脚吧!”说完,母亲将脚放到木桶里,我又去提了一壶热水放到木桶旁,水凉了就往里加点热水。我又拿了一个马扎坐在木桶旁,与母亲面对面,在明亮的灯光下,我轻轻地拿起母亲的脚,给母亲按摩着,那双本来鲜嫩的脚已经皲裂了,用手感到沟壑纵横……

    我要用实际行动去感恩我的母亲,为母亲“愈合”早已皲裂的双脚。

    总是向你索取却不曾说谢谢你,

    直到长大以后才懂得你不容易。

    每次离开总是装作轻松的样子,

    微笑着说回去吧转身泪湿眼底。

    ……

    时光时光慢些吧,

    不想再让你变老了,

    我愿用我一生换你岁月长流,

    一生要强的妈妈,

    还在为我而担心吗?

    你牵挂的孩子啊,

    长大啦!

    感谢一路上有你……

                            (指导教师:沈子芳)


木兰花开

高一2部25班 陈一诺

    我的母亲,身形瘦削,却像一株木兰,芬芳着我的一生。

   她啊,总是起早贪黑地照料着上高中的我,却从不言累,有时,还会因为自己犯下的一点小错而自责不已。她啊,同世界上所有伟大的母亲一样,总想把最好的东西留给我,自己只是在一旁看着,脸上的每一寸肌肤伴着皱纹却都在笑着。她有时如同孩子般可爱,有时也能严厉的让人生怵。

   她喜欢木兰。

   也许是因父亲常在外工作,小时,她对我管教极严,每当我因犯错惹她生气了,总要跑到邻居家要几株开得正盛的木兰花,“讨好”地插到花瓶中。她见了,便会凑上去嗅,阳光如蜂蜜般粘稠,切过窗棂,洒在她那如瀑的长发上,闪着光彩,但那夹杂着的缕缕白发却显得愈发刺眼。而那逐渐展开了的笑颜,却是我见过的最为动人的画面。

   而渐渐的,到我再长大些的时候,两人的隔阂却越来越多,客厅里再也没有弥漫着的的木兰花香,取而代之的只有浓浓的硝烟味。我变得不再因她那过度操劳而渐多的白发感到心疼和感恩,而是毫无缘由地报之以激烈的话语,而最终,只剩得躲在屋中暗自落泪的她。

    又到母亲节了,可前几天争吵的余热尚未褪去,但隐隐地,两人却又对这个特殊的日子多了一份期待。

    放学回来,看到厨房中正在准备饭菜的她,背脊不知从何时起伛偻起来,脚步沉重而拖沓,头发也不再是如瀑般秀丽,取而代之的是日渐稀疏的斑白的枯发,浸在冷水中的双手粗壮而红肿,细看还有些裂口。裂口处那抹鲜红,如锐利的箭一般,深深地刺痛了我的心。

    深深地自责与愧疚接踵而来,我这十七岁的身躯,没有一处不是由母亲创造,由母亲养育,没有母亲,哪里来的自己?也许是我已经习惯了母亲对我无微不至的呵护,把这当成了一种理所当然,没有注意到身边母亲的日渐老去,也始终不予回报。泪水模糊了我的双眼。是我太自私了。

    我的脚步不受控制地挪向邻居家中,伴着阿姨讶异的目光,我采下两株木兰,重又插回到花瓶中。

    “妈!”“干嘛啊!没见我正切菜呢!”虽是伴着埋怨,但身着围裙的她还是急忙出来。

    “…今天母亲节啊!”我一边不自在地说着,一边用眼神示意她看向花瓶。她见了,先是一愣,而后慢慢探身过去,低头深嗅。我终于又看到了这美好的一幕,只是她,身上已无了当年绚丽的光彩,但我却仿佛看到,她的背后,散发出太阳般灿烂的光芒。

    “妈…我…我爱你!”话未落,我便回身跑回屋中。

    倚在门边,我真切的看到她眼中的晶莹,和那不同于以往的笑容,那笑容里,有欣慰,有感动。

    客厅里的木兰,变得更浓郁,更芬芳……

                                        (指导教师:孟花萍)

高一2部25班 陈一诺

Copyright 2019-2020 @ www.cyyz.org 昌邑市第一中学 all rights reserved The C# Cms v1.02

地址:山东省昌邑市一中南街1号 联系电话:0536-7212370 邮编:261300

鲁ICP备09065608-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