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决定命运的家访——初十一级二班校友菅秀云

日期:2019年08月27日     

    1953年夏天,我考入了昌邑一中初中十一级二班。班主任是丁欣老师。我不知道丁欣老师多大年龄,但从相貌上看,可能年届四十。我感觉,丁老师对学生虽然要求严格,却总是笑呵呵的,幽默感很强,从不给学生以难堪。
    我家离昌邑一中二十里路,当时的学生穷得没有自行车,步行走读又太费时间,只能住校。
    在学校里住宿不收费,当时,我是被学校安排在郝家城后村西头、紧靠湾边的一家民房里,叫36号宿舍。到了三年级,由于学业紧张才在校内住宿;学校有学生食堂,学生交伙食费就餐,我每月的伙食费是五元七毛钱。
    当时,五元七毛钱,对一个农民家庭来说,是不小的负担。我考入了县里的‘最高学府’,父母虽有欣喜之情,但由于经济拮据,却不支持我上学,每星期六回家,父母就作我的工作,让我退学,而我星期天回到学校,也必到丁老师那里要求退学。
    这种情况持续了大约两个月,丁欣老师只是笑着对我说:‘回去好好学习吧!’就没有把我退学的要求放在心上。
我和父母都有很强的纪律性,学校没批准退学,我就老老实实地到学校上学。父母看让我退学的的目的难以达到,就去村里开了证明信,证明我家经济困难、无力支持我上学。我把证明信交到了丁欣老师手里,丁欣老师让我先学完一个星期再说。
    又到了星期六,我回到了家里。父母对我说:你老师来过了,说孩子老要求退学,他原来以为是孩子不愿学了,见到了证明信,才知道是家里不让上学了,于是来到家里,看看情况。
    老师对我父母说,我在学校聪明好学,守纪律、听话,要求先学一个学期看看再说,我父母答应了丁欣老师的要求。
    从此之后,父母再也没提要我退学的事,一直到初中毕业。一九五八年夏天,我又成了一中高中三级二班的学生,这时的丁欣老师已经变成了右派分子;还是父母的原因,我退学了,因为再没有老师去作我父母的工作了。
    1959年,我参军了。
    当时入伍的初中毕业生极少。部队对我极其重用,我被分配到炮兵连当计算兵,还在连里兼任文化教员、俱乐部主任、革命军人委员会副主任,据我所知,作为新兵,仅有我受此重用。
    由于文化基础较好,理解和接受能力强,首长要求严格,本人追求进步,军政训练的成绩名列前茅。当时开展五好战士活动,周、月、半年、年终,都要评五好战士,我几乎是逢评必好;入伍半年,我被评为优秀共青团员和五好战士,受到团首长嘉奖,全连只有我一人受此殊荣。
    1961年初,炮兵学校招收学员,我所在的部队十几人参加考试,成绩没公布,但主持考试的干部告诉我,我考得最好。通过这次考试,我进入特种炮兵学校学习。
    在‘炮兵’之前加个‘特种’,是保密的需要,这个特种炮兵就是现在大家都知道的第二炮兵,导弹部队。当时,在导弹部队内部也忌说‘导弹’一词,从1966年组建第二炮兵及至上世纪八十年代的二十年里,社会上没人知道第二炮兵用的是什么炮,我的家人、亲朋好友也只知道我是在当兵,并不知道我用的是什么炮。
    我在部队工作了近40年,在常规炮兵两年,其余时间都在二炮工作,从事武器装备的使用研究,参加过导弹发射和核试验,可以说是为国防事业付出了一生。
    初中,是我迈向社会的出发点,初中,奠定了我的人生基础。丁欣老师的一次家访,决定了我的命运,决定了我的人生。
    丁欣老师在1957年被划为右派以后,我再没见过他,但我却常常思念他,我回到故乡,就打听他,听说劳改去了,以后又听说丁欣老师平反了,但三个月后却离开了人世。
    师恩难忘,我怀念我的丁欣老师。

                                      二〇一一年七月  北京

Copyright 2019-2020 @ www.cyyz.org 昌邑市第一中学 all rights reserved The C# Cms v1.02

地址:山东省昌邑市一中南街1号 联系电话:0536-7212370 邮编:261300

鲁ICP备09065608-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