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十级校友孙向阳《炼狱》

日期:2019年08月27日     

    有位哲人说:“人有七灾八难。”我对自己说,灾难来了你就得承受,这是劫数。
    自今年以来,我所居住的村子——围子镇韩家巷村,在供电方面,村民们经常遇到这样的尴尬:在无停电通知的情况下,电一会儿停,一会儿来,有时十几分钟,有时几十分钟,有时一个下午,电时来时停,使村民们电视无法看,电脑无法开,生产无法进行……这给人们带来了很大的不便。我问过业内人士,他们的答复是,因为变电站采用了更先进的技术,使电容易跳闸。我不敢苟同这样的说法,技术越先进,使供电更不正常了,这说得过去吗?真是科学发展无止境,此一矛盾解决了,彼一矛盾又出现,就是因为这无序的停电,却给我带来了很大的伤害。
    2011年3月28日晚6时许,我吃过晚饭后,想看电视,打开电视机,不一会儿电就回去了。我又打开早就准备好的电子灯,放在电视机前,准备洗脚睡觉。当我正洗着脚时,电又来了。我因为有看新闻联播的习惯,想打开电视机看新闻联播,当时不顾正在洗着的脚,从椅子上站起,想去打开电视机看电视。谁知由于脚上有水,地面又滑,再加上重心没有及时调整好,使整个身体跌落地面,造成了粗隆骨骨折。那晚我也不知道妻子哪来的那么大的力量,把我从地上扶起,帮我躺到了床上。一夜疼痛难忍,第二天天未亮,便打电话给我在昌邑县城工作的两个儿子。两个儿子及时赶回家,把我送进了昌邑市人民医院关节外科。经过医生检查,必须进行手术治疗。在这种情况下,我也无可奈何,只有接受。
    4月1日下午2时30分进行手术。由我的家人在护士引领下,用担架车把我推到了手术室的缓冲间,交给了医护人员。医护人员把我推进了手术室,将我抬到了手术台上。在手术台上,麻醉师首先麻醉,我用的是全身半麻。麻醉师让我向一侧弓起身子,先打了一个小针,然后用一个大的针头插进了我的脊柱中,霎时,我的双腿失去了知觉。医护人员把我的手脚捆绑好,插上了氧气管,放好了各种监护仪器,手术开始进行。因为是半麻醉,我听到了主刀医师郝宗文主任切开皮肉的声音。手术进行中,听到了钻、刀,甚至还有射钉枪的声音。我对手术本来就有种惧怕感,但现在既成事实,也感到并没有什么。人们恐惧手术,恐惧手术台上的刀光血影,其实那是一个最简单不过的过程。已经麻醉,你就是一个物质,如同一根木头,木头由斧砍、锯锯,有感觉有痛苦吗?没有。
    手术进行的比较顺利,在5时20分结束,医护人员把我推出了手术室,又和我的家人把我送回了病房,手术进行到最后时,脉膊跳到了120多次,手术完后,我躺在病床上,一连15天的抗生素治疗,使我感到疲惫、痛苦,每天十几瓶的点滴治疗,令我乏味。我从病房的窗子中,看到大街上熙熙的人流,东来西往的车辆,明媚的阳光,我想人不生病该有多好。病房里很乱,我躺在病床上,书不能读,字不能写,感到从来没有的无奈和无聊,我虽然身在病床,但仍在牵挂着别的人。
    我听到农民工因老板不给全体民工入保险,伤后住院,住院姓名与本人姓名不相符的尴尬。我听到陪护人员对医院附近衍生的一些为医院服务的服务行业短斤少两、欺骗顾客的行为感到不满。医院本是一个清静的地方,可大街上商家的一些高音喇叭,使你震耳欲聋。这时我想,我们这个社会多么需要和谐啊!
    住院期间,同一病房的姜女士,曾患过一种叫霍氏奇的奇怪病,在十几年的求医过程中,那种坚韧不拔的精神令我感动,同时让我也感受到了普通百姓求医治病的艰难。下面请让我把为我进行第一次手术的医护人员的名字写在这里,他们是:主刀郝宗文主任,副刀孟繁华、刘海鹏、王政,麻醉师徐健,在病房里为我服务的还有护士长张素平,护士张志英、褚晓燕、冯伟、刘晓静、王晓南、马致远、邵晓玲等。
    在骨折手术后,由于前列腺肥大,使小便遇到了很大的麻烦,在只有靠插管才能解决小便问题的情况下,只好也进行手术——进行前列腺肥大开放性摘除手术。4月23日转入泌尿外科,4月28日进行第二次手术。手术后引起了发烧,一连几天高烧不退,有一次烧到40℃,在这种情况下,我饭吃不下,觉睡不好,两个儿子只有逼着我多喝水。当我躺在病床上,疼痛难忍的时候,首先想到的是我的妻子,妻子赵梅英,出身农家,嫁给我后,不管是在村里还是在家里,都付出过很多。我们曾共同度过艰难的日子,有过磨擦,有过不快,但在大的人生关口,我们总能紧贴在一起,在危急时刻总能相互搀扶,相互温暖。
    在一个月里进行两次手术,对一个72岁的人来说,确实伤害很重。我的体重很快从175斤减到150多斤,虽然一连输了800CC的血,身体依然感到虚弱。(在这里我要向那些无偿献血的人们道一声谢谢!)
    灾难是人类面对的共同课题,经历病床上的痛苦,我更深切体会到那陷入苦难中的人们多么需要帮助。住院期间,不断有人来探望,亲戚、朋友、儿子的同事、朋友等等,我的两个亲家,他们更是给了我极大的关切和帮助,他们有的年纪已经很大,曾几次到医院看望我。住院后,昌邑市人民医院孙正凯院长,菅凤国副院长,族弟孙效工,还有二儿子孙湘的好友陆振伟先生都来看过我……确实令我感动。他们给了我战胜疾病的信心和决心。特别是孙正凯院长,带领昌邑市医务界的精英们,把个昌邑市人民医院打造的有声有^*,服务质量和服务水平不断提升,全体医护人员总是挂在脸上的笑容让人感到无限的暖意。同时亲人之情更是给了我很大的力量。亲人之情是这个世界上最深切、最真实、最具暖意的东西。如果是人活着的理由有很多,这种感情便是其中最强大的一个支点。他给你力量,给你寄托,他是盛载感情最可靠的一只篮子,正是我的亲人们,在我最虚弱、最需要倚傍的时候,把亲切送来,把他们的肩膀给我,让我得以挺过恶梦和险境,妻子、儿子、儿媳、孙子、孙女,为我受了不少煎熬,我必须站起来,否则有负于他们,有负于他们的祈念和牵挂。
自我住院后,每天与医生护士打交道,切实体验到很多事情。使我觉得医护这个职业令人尊敬不是没有道理的。他们天天要面对病人这个特殊群体,面对生老病死这些非常规事件,职业需要他们具备天使一般的心灵,上帝那样的悲悯情怀,以及非常强的责任感和耐受力,他们的一句话,一个眼神,都可能在脆弱与敏感的病人面前引起什么,他们必须时刻注意自己的言谈举止。对人既要有深切的忧患之心,对己又要有强韧的抗压排忧能力。在住院期间,王延伟主任、李在良主任、明修熙大夫、李臻护士长更是给我留下了深刻的美好印象。
    在病床上的45天的日日夜夜里,我想过很多很多,首先想到的是什么是幸福,在日常生活中,人们对幸福的感觉总是迟钝的。普遍对它赋与过高的定义,总以为突然而来的大喜,昔昔追求后的获得,感情事业的丰收,人生的美满和生活的顺达才算幸福,其实这样理解幸福实在有负于它对你的垂顾,幸福是渗进波澜不惊的日常生活的平常,是一种平实朴素的存在。那种无事的平常,正是眼下我的追求与祈盼。即如排气这等“屁大个事”,平时谁会看重它?而对于手术之后的我,那就是久旱之后的雷声。更何况人生的欢乐和幸福,大多数以稀释的常态出现,而灾难和痛苦,却总以浓烈的状态侵袭你的生活。十杯水也抵不住一杯烈酒的刺激程度,在多数情况下,不如意的事情,远远多于你的愿望和期许。
    生命对于我们每个人来说只有一次,因此才显出其价值的宝贵。不错,灾难就是炼狱,但如果能从炼狱里摸爬滚打出来,你就是一条铮铮硬汉。经过半年的治疗和休养,我终于走下了病床,重新站了起来,有人说我命硬,诚然生命是脆弱的,有时不堪一击,但生命又是顽强的,有时虽然遇到千难万险,但总能活下来,一场病,让我经受了一场洗礼,或者说回了一次炉,新生的不光是我的身体,还有我的精神,这样的磨难经受过了,我还会再贪念什么?还会再害怕什么?一个新我已经诞生,伴随着未来的日出和日落,我会充满乐观、充满信心的迎接每一个破晓和黄昏。


Copyright 2019-2020 @ www.cyyz.org 昌邑市第一中学 all rights reserved The C# Cms v1.02

地址:山东省昌邑市一中南街1号 联系电话:0536-7212370 邮编:261300

鲁ICP备09065608-1号